•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红色足迹

平型关大捷

点击数:912018-11-08 17:51:49 来源: 百度百科

平型关大捷,是中国抗战史上的一个专有名词,指八路军115师3个团于于1937年9月25日在平型关伏击日本第5师团21旅团辎重队,歼其1000余人的战斗。它是中国开战以来共产党军队第一个重大胜利,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士气。平型关大捷不是也不能等同于平型关战役,第二战区组织的平型关战役基本是失败的,不能称为大捷,而八路军的伏击战是成功的,才可以称为大捷,两者不可混用。 1937年9月18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决定将处于平汉路主攻右翼的第五师团除留一部在山西北部外,主力参加保定作战。因为日军发现中国军队在山西境内的长城线上布防,决定以一部兵力进至大营镇附近,以保证主力转移。9月21日,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三浦敏事率两个大队从灵丘出发,以大营为目标,沿灵丘到平型关的公路追击后撤的晋绥军第七十三师。22日晨将其一部击溃,进到平型关守军的阵地前,另一部日军也加人了平型关方面的战斗。 根据日军进攻的情况,阎锡山在23日也制定了作战计划,任命傅作义为总指挥,以1个师加两个旅作为总预备队,用8个团的兵力,由内长城外侧公路以北地区向东、西跑池、小寨间迂回,侧击日军右侧背。八路军一一五师由平型关东边的山地夹击日军,断敌后路。阎锡山电示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我决歼平型关之敌,增加8个团兵力,明拂晓可到,希电林师夹击敌之侧背。 八路军总部接到阎锡山的电报后,立即命令一一五师进行战斗动员,并于24日拂晓进人阵地,并分别上报毛泽东和阎锡山、蒋介石,说一一五师以3个团集结于冉庄,准备配合平型关部队侧击该敌。另以师直属队之一部及独立团出动于灵丘以北活动。 连夜出发 1937年9月23日傍晚,师部收到第六集团军送来的一份《平型关出击计划》,说他们担任正面防御和堵截。林彪和聂荣臻在破旧的马灯下摊开军用地图,把各方面搜集的情况又作了一番比较详细的分析和研究。根据多方情报,尤其是灵丘下午传回的情报,日军明天凌晨要出发,赶到团城与另一队日军会合,因此我们必须在天亮前进人阵地并隐蔽好。这时已经是晚上7时了。 林彪警卫员杨兴桂回忆,从阵地回来,大雨倾盆,林彪浑身上下淋得透湿。但他不管这些,立即用电话下达了出击命令,三四三旅于当晚24时出发,在天亮以前进人白崖台一线的设伏阵地:三四四旅随后开进,24日拂晓完成各种战斗准备。林彪再三嘱咐,暴露与否,是胜败关键!然后,他又亲自到六八五团的阵地检查。 白崖台一线距离日军预计经过的汽车路仅两三里地远。为了隐蔽进人阵地,一一五师选择了最难走的小道。老天爷也来凑“热闹”,夜里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又暴发了山洪。虽然有工兵营,却很难在短期内架起桥来,徒涉中有战士被洪水卷走。到后来,水势越来越大,走在后面的三四四旅才过去一个多团,就过不去了。聂荣臻和林彪商量,没有过来的不要硬过了,以减少不必要的牺牲,过来的三四四旅一部分作为预备队。林彪同意了。 一一五师的电台正要关机出发,忽然收到八路军总部的特急电报:据第二战区电报称,他们准备出击的部队,今日未能按时抵达平型关地区,因此将出击时间顺延到25日晨。原来,担任出击的晋绥军,嫌行军疲劳,不能按计划在24日出击,傅作义决定推迟一天。而此时,一一五师部队正在开进中,林彪只好派出骑兵通信员传达命令。当夜,一一五师主力进至离平型关30余里的冉庄待命。 1937年9月24日,在断断续续的炮声中,前沿部队报告,敌人有可能翌日大举进攻。林彪带军事干部第三次察看了平型关的地形。乔沟路北山高坡陡,极难攀登,路南山低坡缓,易于出击。正面的路口有国民党一个军防守,一一五师的伏击部队布置在由平型关到东河南镇约十多里的东南山地上。缺口处的高地上,正面架4挺重机枪,两翼各架3挺轻机枪,封锁惟一的出口。林彪在现场摊开地图,确定了各部队的阵地:左面“蛇头”位置是杨得志、陈正湘率领的六八五团,右面“蛇腰”位置是李天佑、杨勇率领的六八六团。位于“蛇尾”位置的是徐海东率领的三四四旅六八七团,他们奉命穿过乔沟,占领了东河南镇以北的高地,以便切断敌人的后路。六八八团作为预备队,杨成武的独立团和刘云彪的骑兵营分别向平型关东北和平型关东边开进,执行打援任务,配合主力作战。 打响平型关战斗第一枪的,是远在灵丘以东的115师独立团1营。24日晚,独立团1营进入腰站。腰站位于涞源以西大约二十公里处,是涞(源)灵(丘)公路上一个小村,在山谷之中,四面是光秃秃的高山。从腰站沿公路东去就是驿马岭,翻过驿马岭,就是河北地境。驿马岭山上有一隘口,涞灵公路即从该隘口穿过。要从涞源向平型关进发和增援,驿马岭上的隘口是必经之地。 25日拂晓,独立团接到侦察报告,日军已经占领了驿马岭山上的隘口,其中一部正向腰站方向搜索前进。事后分析,很可能是此前骑兵营、独立团两次作战引起了涞源日军的警觉(1937年9月23日,115师骑兵营在倒马关歼敌70余人,24日10时,独立团先头连在白羊堡附近与一支日军小队遭遇,击毙2名日军,其余日军退去)。侦察报告说,涞源日军1个联队,正向灵丘方向移动,其先头部队已占领驿马岭隘口,一部向腰站方向搜索前进。一年后,杨成武在《抗战一年来战斗与工作总结》中写道:“如腰站战斗,由于是初次和日军作战,又没有进行很好的侦察,对日军的编制、火力、性质、战术动作都不清楚,只知道大概,加上对地形侦察得不够,以致在战斗中使我们处于异常困难之中,造成极大的伤亡。”但是当时杨成武没有任何犹豫:坚决阻击,就是跟鬼子拼了,也不能让他们冲过去!1营长曾保堂立即下令:1连在公路两侧展开,伏击从山上下来的日军,得手后跟踪追击,相机攻占驿马岭隘口;2连从右翼袭取隘口,3连迂回攻占南面比隘口更高的山峰! 其实,驻涞源的日军是第5师团第9旅团,也就是由第41联队全部和第11联队第2、3步兵大队(第1大队在平型关三浦支队),共5个步兵大队配属炮兵、工兵等特种兵一部组成的国崎支队,全部兵力应在6000人以上。面对强敌,杨成武告诉1营干部:我们有一个有利条件,就是敌人并不知道我们有多少兵力,所以我们必须猛打猛冲,毫不犹豫,使敌人对我们的兵力产生错误判断,才能把鬼子打退。7时许,日军接近了1连的阵地。曾保堂举起驳壳枪打响了平型关战斗的第一枪。 瞬时,机枪、步枪、手榴弹响成一片。眼见几十个日军栽倒下去,但是大群日军迅速找到隐蔽物,开始射击。已经倒下的敌人,居然也带伤爬起身,拖着枪往土沟里爬,继续射击。 打了几枪以后,八路军在1连长张德仁的带领下冲进敌群,与日军展开了肉博。日军在中国从未见过这么勇猛善战的军队,被冲乱了队形,纷纷后退。张德仁带着1连紧追逃敌冲上隘口。冲到半山腰时,隘口两翼突然喷出七八条机枪火舌,张德仁身子晃了几晃,便和前面的两个日本兵一同摔倒了。他身后的战士也纷纷中弹,顺着山坡滚了下来。 这时候,平型关前115师的伏击战打响了!
【责任编辑:杨佳烨

下一篇:延安清凉山

上一篇:革命英雄黄继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