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读书频道

《荒原》

点击数:2452017-05-17 14:43:43 来源: 互动百科

《荒原》是20世纪西方文学里一部划时代的作品,是现代派诗歌的里程碑,也是艾略特的成名作。全诗极少用韵,大多是有节奏的自由体,语言变化多端,在技巧上是一个大突破。最初刊登于《标准》季刊时,因为诗歌语言问题颇受批评,其后艾略特增加了注解,一些评论者又加上了诠释,使得诗歌的意义基本能为读者理解。

第一次世界大战残酷的厮杀和争夺,其野蛮性和破坏性彻底摧毁了西方人传统的基督教义、生活价值观念和道德准则。《荒原》就是有感于此而写成的。艾略特将现代文化形容为荒芜贫瘠干渴的荒野,他描写了处于精神和文化危机中的现代社会以及从现代社会中寻求到的支离破碎的经验和相对稳定的文化遗产的冲突。在诗歌中他运用了大量的典故,从莎士比亚,到但丁、波特莱尔、瓦格纳等。还引用了佛经、民歌以及许多人类学家的作品。他把各种意象进行了对比排列:过去的高贵和现代的腐烂,远期和近期的文明,去呼唤一个复杂焦灼而又脆弱的现代灵魂。《荒原》是一部寻求精神家园的作品。

他愤世嫉俗、借古讽今,对战后西方文明的衰落、道德的沦丧、人们信仰的丧失以及精神的死亡等等做了深刻的揭露;对百无聊赖、庸俗麻木的人们发出振聋发聩的呐喊,召唤人们从荒原中看到新生和复活的希望。诗人期望人们恪守“舍予、同情、控制”的基督教义并以此来拯救人欲横流、混乱不堪、日渐沉沦的世界,重新建立新的准则和秩序。

究竟什么是荒原?人类一步步走向绝境,这种“绝望”是由他们的生活方式、道德准则和价值观念造成的,从19世纪开始感受到的世纪末的颓废,当然是西方的、伴随着工业化和商业化而来的和启蒙神话破灭的对整个精神文明的幻灭感,人们只有充分认识到世界死一般的存在,才能超越它,才有可能建立新的准则和秩序。艾略特想要表达的荒原就是旧的世纪已经死去而新的世纪尚未诞生的阶段,或是说一个新的意义系统、信念尚未诞生时的一种状态。荒原可以说是神性消失后人类生活本身那种贫乏的、无聊的状况。“荒原”是最富20世纪特征的意象之一。

艾略特自己表示,《荒原》的标题、构局以及许多零散的意象都受到了杰西·L·魏斯登讨论圣杯传说的著作《从仪式到传奇》的启发,借用了其中关于圣杯拯救濒临死亡和枯竭的土地的故事。同时人类学家弗雷泽的《金枝》也对《荒原》产生了很深刻的影响。《金枝》从人类学的角度论述了远古的人类如何借助巫术和宗教图腾的力量使人类在与残酷的大自然的斗争中生存了下来,并使人类在精神上有所依托,摆脱了苦难。《荒原》就借用了其中为死者超渡亡魂,使其死而复生的宗教仪式,作为诗歌中的一个重要神话,表达人类战胜死亡的精神支柱。由此可见,一部伟大的作品总是富于时代意义的,在接受时代影响的同时也表达了时代。

作为一战后表现文化危机的里程碑式的作品,艾略特在这首诗歌中采用的对精神的内视,以及形式创新成为后来现代诗人们的典型特征。在诗歌中,他摈弃了直来直去的写法,采用了突然的断句并在此加入一些完全迥异的场景的介绍或者解释,那些精确而又让人惊奇的意象,以及突然的断句都暗示了现代文化的不完整性。独特的语言风格对美国现代诗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荒原》还极大地影响了中国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现代派诗歌,温源宁、卞之琳、叶公超等诗人在当时诗歌创作上都或多或少地带有艾略特的影子。

全诗分5章。在第一章《死者葬仪》里,诗人以荒原象征战后的欧洲文明,它需要水的滋润,需要春天,需要生命,而现实则充满了庸俗和低级的欲念,既不生也不死。第二章《对弈》对照上流社会妇女和酒吧间里下层男女市民的生活,显得同样低级和毫无意义。第三章《火诫》写情欲之火造成的庸俗猥亵,空虚而无真实的爱。第四章《水里的死亡》最短,暗示死是不可避免的,人们渴望的生命之水也拯救不了人类。第五章《雷霆的话》又回到欧洲是一片干旱的荒原这一主题,但对革命浪潮又感到恐惧,宣扬宗教的“给予、同情、克制”。艾略特利用人类学关于神话传说的研究成果,大量引用或更动欧洲文学中的情节、典故和名句,用六种语言,以鲜明的形象并借暗示和联想、严密的结构,构成一部思想和情调一致的完整诗篇。

《荒原》诗的开头几句借鉴了乔叟《坎特伯雷故事集》序诗中最开头的几行诗:“当四月的甘露渗透了三月枯竭的根须,沐灌了丝丝茎络,触动了生机,使枝头涌现出花蕾。”四月是人间最美好的季节,然而艾略特的笔下,四月是最无望的季节。

“四月是最残酷的月份,在死地上养育出丁香,搅混了回忆和欲望,用春雨惊醒迟钝的根。冬天使我们温暖,用健忘的雪把大地覆盖,用干瘪的根茎喂养微弱的生命。”

《荒原》中多处描绘生活在废墟中,丧失信仰的芸芸众生的精神状态。“山那边是座什么城市,在紫色的暮气中开裂,重建,爆炸,尖塔倒倾,耶路撒冷、雅典、亚历山大、维也纳、伦敦,虚幻。”这些曾经驰名世界的历史文化名城如今却被工业化商业化的社会的污浊和瘴气的侵蚀而失去了往日的神圣和光彩,只有混乱留存,而芸芸众生在遭受战争劫难后已彻底丧失了信仰。诗人感叹说:“虚幻的城市,冬晨的棕色烟雾下,人群涌过伦敦桥,那么多人,我想不到死神毁了那么多人,时而吐出短促的叹息,每个人眼睛看定脚前,钟敲九点,最后的一声死气沉沉。”

艾略特在诗中用大量的笔墨描写濒临死亡的一幕幕场景,然而他并非在宣告世界的末日。他想告诉人们信仰的丧失、精神的死亡是多么的可怕。他通过一系列自然界的意象表现出自己对世界的焦虑和担忧。在这茫茫漠漠的“荒原”,“这里没有水,只有岩石”,“什么树枝从石头垃圾中长出”,“那里赤日炎炎,死树下没有荫凉,虫鸣不让人轻松,干石头上没有淙淙泉音”。一切都令人感到燥热、烦闷、焦虑和不安。“河的帐篷已破;树叶临终的手指揪紧着,陷入潮湿的河岸。”“恒河干瘪了,萎软的叶子在等着雨。”诗人通过这些富有象征意蕴的自然界意象来表现枯竭的荒原,这与前面现实世界人们精神上的荒原相互呼应。

世界是轮回的,生命也是生生不息的,“去年你在花园里种下的尸体开始抽芽了吗?今年能开花吗?来的突然的寒霜没有冻毁它的床吗”?触目惊心的意象带给人极大的震撼,也带给人春雷般的轰鸣。

水是万物生长不可缺少的要素,它滋润大地,养育生命,带来生机。尽管荒原凄凉、郁闷、枯燥无力,但是诗人在诗中最后一节,仍然对未来充满了渴望:“春雷在遥远的山那边回荡”,“乌云在远方,在喜马万特山聚集”,“电光一闪,然后一阵潮湿的风带来了雨”。那雷霆的三声炸响就是现代精神世界复苏的希望,那代表生命源泉的雨水,使荒原透出了生机和光明,使生命复苏、精神复活、春回大地。

【责任编辑:甄星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