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茶后闲谈

海边的卡夫卡

点击数:15492016-02-14 00:00:00 来源: 河北大学·航标网站

 

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使人类备感世界的荒谬、理性的无奈,而日本军国主义对日本国民实施的正是一种类似集体昏睡的精神催眠,使日本陷入战争的迷狂从而成为亚洲的战争罪魁,原子弹以空前强大的破坏力使日本遭受惨痛的创伤。

 

内容简介:

《海边的卡夫卡》小说由奇数章和偶数章两个故事交替展开,平行推进。奇数章的主人公是一位名叫田村卡夫卡的少年,故事以卡夫卡15岁生日前夜独自离家出走开始,他独自坐上了开往四国的巴士。出走的原因是为了寻找自己四岁时就抛弃自己的母亲和姐姐,更是为了逃避他将弑父娶母的预言。

卡夫卡4岁时,母亲带着比自己年长的姐姐离家出走,不知何故却抛弃了自己亲生的儿子。卡夫卡从未见过母亲的照片,甚至连名字也不知道。当他在甲村图书馆的一个房间里安顿下来时,仿佛是命运在冥冥之中引导,他产生了馆长佐伯是否就是当时离家出走的母亲的疑问。他每天都与少年时的佐伯的幽灵在梦中邂逅。终于在一天夜里,他和处于睡眠状态的佐伯发生了肉体关系。馆长佐伯女士是位50多岁气质高雅的美妇,有着波澜曲折的神秘身世。最终,在佐伯的劝说下,少年卡夫卡决定返回现实世界,开始新的生活。

偶数章以一位名叫中田的人为中心展开。他在二战期间读小学时,经历过一次神秘的昏迷事件,不仅丧失了记忆,而且失去了全部的读写能力,在东京依靠救济勉强生活着。凭借能与猫交谈的能力,他操起了寻找走失的猫的副业。中田在神智失控的情况下,与一位自称琼尼·沃克的奇异人物不期而遇。在他面前,琼尼·沃克用残酷的手段对猫进行连续杀戮,中田不得已将他刺死。

中田醒来后决定离开东京西下,在旅途中与长途卡车司机星野相识并结伴来到高松市。在高松市,中田突然产生了寻找入口之石的念头。星野在山德士上校的帮助下,找到了石头并将其带回旅馆。在中田的命令下,星野用尽全力打开了这块入口之石。接着,在再次寻找中田脑中某个地方的过程中,他们到达了甲村图书馆。中田对佐伯说中田只有一半影子,和您同样,他们都是分身一般的存在。佐伯将记载着自己人生之路的三册回忆录交给中田后,静静地死去。同星野在河滩上将回忆录烧掉后的中田,也在沉睡中停止了呼吸。死后的中田嘴里钻出一个滑溜溜的白色生物,星野拼尽全力杀死了它,并将入口之石关闭,完成了中田临终前的嘱托。

小说共分49章,奇数章基本上用写实手法讲述卡夫卡的故事,偶数章则用魔幻手法展现中田的奇遇。两种手法交互使用,编织出极富强烈虚构色彩的、奇幻诡诘的现代寓言。佐伯是将这两个故事联结为一体的结合点,而弑父的预言似乎最终也未能避免,因为狂人琼尼·沃克居然是卡夫卡生父乔装改扮的,真正的凶手也并非中田。

 

主要人物:

·“(田村卡夫卡):

主人公田村卡夫卡——小说始终未交代其真名的少年。田村卡夫卡4岁时,稚嫩的他望着母亲领着10岁的姐姐离家远去,无力左右父母的离异,也无法选择跟随母亲还是父亲,只能被动地接受命运。从此在父亲的冷酷和诅咒中成长。

田村卡夫卡有着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做事有计划性、小心翼翼,低调从事,离群索居,从不惹是生非。表面的平静和谨慎并不能掩盖内心的波澜起伏,也不能代表其行动的泯然众人

田村卡夫卡被父亲诅咒:长大后会弑父辱母。在15岁生日这天他离家出走,到达位于四国的高松县,以后的十多天里,他经历了梦中杀父、图书馆与母亲幻爱、穿越森林幻游彼世界等奇特体验,在樱花、大岛及佐伯女士等人的帮助下,他获得了重新生活的动机,最后以坚韧、顽强的姿态返回现实生活。

失去母性温暖的田村卡夫卡将要在成长的不同幻像中泅渡孤独之河。

·中田:

中田出生在一个较为富裕的城市家庭,二战期间,中田插班到山梨县的一所小学,在一次集体野游中,女教师因在无意识状态下对中田施加暴力殴打,而使他陷入一种魂体脱离的昏迷状态——“集体昏睡事件。中田从此丧失记忆,成了一个目不识丁、智障的人,无法与人交流但却能和猫对话。老人中田一生靠政府补贴孤独地生活着。天真淳良如婴童的奇异老人中田,靠一点可怜的养老金过着极简单的日子,连买电车票都不会。中田其实也是一个游走在世界边缘的人物,他的大脑是一片无边的虚空,也正因为如此,他离真实比谁都近,或者说,他就是真实。中田不堪忍受一个自称琼尼·沃克的人对猫的残酷虐杀而将其杀死,之后离开东京,在青年司机星野的帮助下,到达四国找到并打开入口石,然后踏上了关闭世界之门的旅程。

中田杀琼尼·沃克实质上是帮助卡夫卡完成弑父这一成长的重要仪式。此外,中田舍命打开了入口石,也是为了成全卡夫卡走进森林

中田是一个栩栩如生的真实而又荒谬的分裂形象,其遭遇实质上就是现代人生存状态的展示。正是暴力和战争的外在力量撕裂了中田的魂体,带来了更大的伤害,或者不成为真正的人,而成为暴力的工具。

·“父亲(琼尼·沃克)

父亲性格暴躁、难以沟通、行为乖张,父亲残忍地杀死了许多猫,目的是收集猫的灵魂做一支宇宙大的笛子。

父亲”——“琼尼·沃克先生。他用被活活切割开来的生灵的魂做笛子,还宣称最后大概可以做成宇宙那么大的笛子。中田在二战中丧失了记忆,他的身体只是一具空壳父亲简直就是因战后未作有效清算而感觉日趋麻木的日本民众的象征。

琼尼·沃克先生可以利用中田的没有实质继续作恶,甚至可能让天上掉下的东西是一万把菜刀、是炸弹、或是毒瓦斯,他的死是自愿地死了,是军国主义在当今时代的巧妙遁形。中田最终醒悟到,要返回普通的中田,而隐藏在中田体内的怪物最终也被中田的后继青年星野碎尸万段了。

·佐伯:

佐伯女士是母亲,她出生在离甲村图书馆很近的地方。她18岁考入一所音乐学院学习钢琴。19岁时,她自己作词、谱曲、钢琴伴奏一举成名。在卡夫卡眼里,佐伯是一个15岁的少女幽灵

佐伯女士,早年为了确保她与爱人活在一个完美无缺的圆圈中导致许多东西扭曲变形,爱人一死即化为只有过去、没有现在的土木形骸,后来又抛弃了绝对不可扔掉的孩子,一如日本近代以来孤芳自赏的知识层,既不能对日本的军国主义化有所阻止,战后又在民众中逐渐失去了影响,甚至放弃了对民众的引导责任。但是,她的少女时代是不含杂质的,她的作品是和美友爱的世界天赋才华和无欲心灵坦诚而温柔的砌合,宛然是日本近代优秀文明的化身。惟因如此,少年才接受她的血渴求她的心,在她的要求下离开逃避的森林返回现实,立志成为新世界的一部分。也惟因如此,少年与佐伯少女幽灵的交合,才读来但见诗意,未有秽恶。

佐伯只活在记忆中,是一个纯粹的,是魂体脱离、灵肉分裂的人物。

 

创作背景:

战后昏睡

1944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尾声,是日本军国主义垂死挣扎的疯狂时期,全世界处在非理性的战争年代。19458月,美国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先后扔下了两颗蘑菇云的原子弹。1944117日,日本山梨县的孩子们在山上采蘑菇时发生原因不明的集体昏睡事件和美国在日本投下的蘑菇云的原子弹事件有关。

时代背景

疗愈在日语中是一个派生出来的新词,它最初进入日本年度流性语排行榜是在1999年。其用法诸如疗愈型风景、疗愈型音乐、疗愈型漫画等等,由此派生出一种全新的事物修饰和分类。

疗愈词汇的流通不只限于年轻群体,同时渗透至老、中、幼各个年龄层。而且在媒体及商业的联手造势之下,追逐疗愈之风此后三四年间有增无减,甚至愈演愈烈。在世纪之交的日本,疗愈竟吊诡地成为一个国民性的主题。

日本社会曾如此强烈的疗愈渴求,似可从多种角度做出解释。其中,日本泡沫经济(198612月到19912月之间的4年零3个月的时期)崩溃后十年之久的经济停滞所带来的焦虑与疲惫,阪神大地震及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在普通人心中刻印下的恐惧与不安等,在疗愈现象中都有着清晰的反映和折射。然而,除此之外有足够依据可以证明,催发这种诉求的一个根本原因,更源于当代日本人心理深层中对于自身国家历史在身份认同上的巨大裂隙。

作为外交与内政的重要议题,自20世纪90年代起,历史问题以高度政治化的姿态重新浮出水面,并不断拷问着战后废墟中站立起来的当代日本在起源上的原罪

 

主题鉴赏:

《海边的卡夫卡》的主题思想即透过人的精神成长让灵魂与尊严自由浮现。通过讲述一个15岁少年的流浪故事, 将绵软未定型的灵魂如何追求自由成长的历程记录下来。

光影交错的成长之路

《海边的卡夫卡》通过主人公卡夫卡的流浪来讲述成长。少年田村在离家之前便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并非遭受了外界突然的灾难或迫害,他的流浪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冒险。为此,田村认真学习、勤奋锻炼,并且改名为卡夫卡。名字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 田村的改名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

首先,卡夫卡在捷克语中是乌鸦的意思,暗示了小说中那个叫乌鸦的少年,就是田村最内在的自我,他的出走便是听从内心的召唤。此外,东京又是一个乌鸦遍布的地方,村上春树给主人公起名为卡夫卡,暗示了这个少年成长所具有的普遍意义。正如村上春树所说:恕我重复,田村卡夫卡君是我自身也是您自身。从内容上看,田村的改名又是对父亲权威的反抗。小说中的父亲形象是通过侧面刻画出来的, 从卡夫卡的话语里我们得知父亲是一个冷漠的人,他不但没有给予儿子家的温暖,反而让卡夫卡受到威胁。从中田的记忆中得知琼尼·沃克(卡夫卡的父亲)是一个残暴的杀猫人。他杀猫是为了收集猫的灵魂。用它做一支特殊的笛子。然后吹笛收集更大的灵魂。从本质上说,琼尼·沃克就是自由灵魂的禁锢者,卡夫卡的离家出走就是对自由的追求,是迈向了自由灵魂的成长之路。

卡夫卡来到四国以后,急切地寻找甲村图书馆,然后便什么都不做如痴如醉的阅读。少年对图书馆和书籍的热爱,体现了对成长的急切渴望,他渴望通过阅读获取知识,从无知走向有知。

每个人的成长或多或少都会受他人的影响。父亲是反面人物,他的冷漠、专制阻碍了少年的成长,卡夫卡的成长始于对父亲之家的抛弃。帮助卡夫卡走向成熟的引路人有很多,大岛中田樱花佐伯卡夫卡成长的良师益友。帮助卡夫卡成长的主要是大岛。从大岛与闯入图书馆的女权主义者的辩论,以及他对舒伯特钢琴奏鸣曲的评说中看出,大岛在很大程度上充当了卡夫卡的精神导师角色。如果没有大岛卡夫卡不可能游历异界,接触到神性的引路——“森林

森林卡夫卡来说,是孕育着无数未知的一个世界。因此,进入森林必然是卡夫卡成长的一个重要步骤。而卡夫卡走进森林前的多番犹豫和踟躇, 暗示了他对未知世界充满好奇而又心怀忐忑。强烈的探索欲战胜了畏惧,卡夫卡士兵的引导下走进了密林深处,弑父之后的卡夫卡一步步地透过精神成长让人的灵魂与尊严浮现、走向成熟。

中田是小说的另一位主人公,他也曾渴望成长,然而他的成长是不幸的。一方面,他成长的时期处于战争年代,社会环境是极端的;另一方面,他的成长没有正面引路人的帮助。通过乡村女教师的信得知,中田有着和卡夫卡类似的家庭环境:与乡下孩子所受日常性暴力不同,因素更为复杂且更为内向的暴力,是孩子只能一个人藏在心里的那类暴力。不同的是,中田没有离家出走,而是将希望寄托在了年轻的女教师身上,渴望在那儿寻找温暖。然而,由于战争,女教师本身就已经是不健全者了。她虽然意识到了中田与其他孩子的不同,但是她却没有给予他保护,反而成了掐断中田成长之路的直施暴者。她那一巴掌使中田完全将自己封闭起来,不再苏醒。

中田的经历一方面与卡夫卡的成长构成了对比,更重要的是,中田帮助卡夫卡完成了许多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中田杀了琼尼·沃克实质上是帮助卡夫卡完成弑父这一成长的重要仪式。中田舍命打开了入口石,也是为了成全卡夫卡走进森林

卡夫卡的精神成长实际上也完成了中田成长的夙愿。中田自身的成长被扼杀在少年时期,他不能与人交流,但自此可以和猫说话。在小说里,实质上象征了自由的灵魂,如果说琼尼·沃克杀猫是为了禁锢他人的灵魂,那么中田的寻、救则是为了救取自由灵魂。他杀死琼尼·沃克对他自己而言就是对暴力的反抗,之后,他走向四国之旅就是他完成少年时未完成的成长之路,而在打开入口石那一刹那,他也走进了森林深处。

卡夫卡成长的多重意蕴

成长小说展示的是年轻主人公经历了某种切肤之痛的事件之后,或改变了原有的世界观,或改变了自己的性格,或两者兼有; 这种改变使他摆脱了童年的天真,并最终把他引向了一个真实而复杂的成人世界。成长是一个从无知走向有知的过程。在每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 必须思考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如何接受自己的性别身份, 如何应对自己的生理变化,如何摆脱孤独等等。虽然卡夫卡所遭遇的切肤之痛不是生理的,却在本质上更具破坏力。卡夫卡没有亲手弑父却身染血污;卡夫卡自幼被生母抛弃,却注定要与精神上的母亲佐伯结合;卡夫卡深受青春期强烈性欲的苦恼,而不得不依靠姐姐樱花帮忙泄欲的经历使得卡夫卡反思自我,从无知走向有知。

卡夫卡的成长蕴含着更深刻而多层次的内涵:

其一,从个人层面来说,卡夫卡的成长是对责任的体悟。卡夫卡的成长是一条洞悉绝对自由选择不可能的情况下,仍然选择勇于承担责任,坚持做最顽强的15岁少年的道路。

其二,从社会层面上来说,卡夫卡的成长是对历史和传统的接受以及对现实的坦然面对。卡夫卡对母亲的寻找就是对历史和传统的不断追寻,佐伯象征的不仅是孕育主人公的母体、故土,更象征着整个历史和文化传统。卡夫卡佐伯的结合象征了卡夫卡对历史和传统的接受。走进森林卡夫卡对历史和传统的深入认知。在森林中与佐伯相遇后,卡夫卡最终听从了母亲的劝告,返回东京,象征了卡夫卡从拒绝现实社会到融入社会,从放弃精神成长到承担责任。

《海边的卡夫卡》书写的是绵软未定的灵魂如何透过人的精神成长、聚敛成形,实现灵魂与尊严自由浮现。

 

作者简介:

村上春树,19491月出生,毕业於早稻田大学文学部,日本小说家。1979年以处女作《且听风吟》获群像新人文学奖,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400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村上春树的作品展现写作风格深受欧美作家影响的轻盈基调,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故被称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同时也被誉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学旗手。代表作品有《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奇鸟行状录》、《寻羊冒险记》、《斯普特尼克恋人》、《且听风吟》等。

【责任编辑: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