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 河北大学 · 航标网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茶后闲谈

长安,长安

点击数:1802017-12-15 09:04:30 来源: 河北大学·航标网站

长安,长安,天地轮回,一世长安。

记得张爱玲的《金锁记》中曹七巧的女儿叫长安。长安,长乐安宁,好名字。

总喜欢把西安叫做长安,觉得长安是个给人无尽希望的词汇。小时候曾去古都西安,却只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些支离破碎的记忆。

那整齐地排列在土坑里的士兵,时光的冲刷使他们褪去了五彩斑斓的颜色,只留下尘埃淹没的黯淡无光。那时曾想,秦王虽然暴政,可终究没有拿这么多活人陪葬,所以他心中也没有泯灭全部的人性吧?那天天很热,记忆中却似乎在下雨。青石板被雨水冲刷得光亮,像面发黑的铜镜,模糊之中仿佛倒映出那绵延千里的阿房宫。“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高高的檐角上挂着一弯秦时的明月,此时此刻,我们再也见不到丝毫曾经辉煌的踪迹。或许,它们早已化作兵马俑身上的一层灰烬,带着秦的余威和盛景,长安。

偌大的华清池嵌在骊山脚下,像是给这座不高却葱郁秀丽的山镶上花边。汉白玉做成的贵妃像,体态丰腴,双臂轻挽着薄纱,高高的髻上簪着朵牡丹。通体都是洁净的白色,但是我看不清她的眼。清凉的池水从她足下的池中溢出,用手帕浸湿了敷在脸上,透骨的凉。终于见到了那个池子,那个“温泉水洗滑凝脂”的池子。池子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那么豪华,甚至青砖磨得都没有了棱角,光秃秃的像一个坑,这里是埋葬了什么吗?没有层层轻纱幔,没有盏盏红灯笼,没有缕缕水晕气。历代多少人凭吊华清池,或叹李杨爱情,或恨明皇误国,或怨玉环祸水,而我此时只觉得太飘渺。李杨二人也曾在此许下过一世长安的愿望吧,不知他们仓皇出逃时可曾还记得。他们相爱,但那平凡得到了奢侈的爱却带来了灾难。有人说唐明皇可恨,而我只觉得他可怜,失了长安,亦失了“长安”。

一块块青砖严丝合缝,层层垒起,那是古城墙。现在还能想起那种触感,有些潮湿、有些冰凉,有些柔软,又有些亲切。这种感觉并不真实,只是脑子里觉得应该就是这样。但我想,几千年前的城墙一定不是这样的,它应该是坚硬的、齐整的、沉默的,像一个战士,用坚强的身躯和无言的行动兑现着对天下百姓一世长安的诺言。只是如今它老了,静静地卧在西安城内的一隅,无须再在大风大浪中守护这片土地。我们都在历史的砖瓦上行走着,碾压过夹缝的杂草。这里也许给过我们一世长安的幻想,直到我们真正踏上它的土地,才知道哪有什么一世长安,不过只是经年梦一场。

没有谁能够一世长安,就像没有一种花可以常开不败。今世已无长安城,世人空留长安梦。

长安,长安。一世长安,一场浮华一场梦。

【责任编辑:陶涛

下一篇:梦韵

上一篇:他们因不,而不同